《幸运在哪里?》

August 9, 2017 | 驹霹


“呃!出院了,那孩子出院了…”
在病房住了个三个星期,那孩子终于出院了。我心中为她感到喜悦着。心想日后有机会,再去残障儿童中心探望她。
“是啊!那孩子在上个星期出院了。”残障儿童中心负责人说到。
“哦,真出院了!”心想。
“但两天后,后患缠身,叫了救护车,急救不果,在救护车上过逝了。”他继续说道......


*更多*


《血习》

August 9, 2017 | 驹霹


“Uncle, 再试一次ok吗?”我重复道。
“可以..."他因患有食道病疾,只能用着那沙哑的声音回答道。
那时试了多次,仍然无法找到一条适合的静脉插入输液管子,看着那双充满疮孔的双手,想必之前也被插过几回了。
“Uncle 你休息一下,我再回来...”我好愧疚,是应该自我反省一下了,是病人的静脉的问题吗?还是我的问题?
我在病房走廊走着,汗珠从额头徐徐滴下..
“我该不该放弃走掉?还是......”


*更多*


《穿越》

August 9, 2017 | 多零●章


下一趟要穿越到什么年代?

- 就穿越到轮回里有你的年代。


《坐在电梯旁的大叔》

June 7, 2017 | 驹霹


他住院很久了,他喜欢与他的轮椅坐在电梯旁,他告诉我:“里面很冷,外边比较暖和”。
“医院已经成为我第二个家了,在家都不到十天,又回来医院了”他滔滔地说。
他脚上有伤,访问时他一直为左脚的积水耿耿于怀,害他不能自行,得以那载过多少病患的轮椅代步…
“我儿子骂我为什么那么早出院,多还没痊愈!我儿子骂我…”他说了多次......


*更多*


《我们不要长大了好不好》

June 7, 2017 | 多零●章


不是我们不善良

只是世界太复杂

真伪难辨互猜心

良心亦能成心凉


《切记英雄也是人》

June 7, 2017 | 多零●章


有些人看起来很坚强
似乎什么重担都扛得起
好像任何苦头都吞得下
其实并不然
他只是不习惯喊痛
他只是个把微笑演得淋漓尽致的戏子
然而你就相信了
是不是有一天他说累了
才会有人察觉他早已遍体鳞伤


《等等吧,太阳一直都在》

June 7, 2017 | 多零●章


虽然滂沱大雨后不一定会出现彩虹
但雨后的阳光会更明媚地照耀大地
到时记得把悲伤和哀愁拿出来晾干
毕竟春天到了
想想也该把遗憾留在去年的冬天


《有阳光还感觉冷的二月》

June 7, 2017 | 多零●章


人们说不能在逝者面前掉泪
人们说这或许是一种解脱
人们说要懂得放下
可是想想那个每次都会听见的声音,突然在哪天安静了
原本温暖有力的双手如今却感觉不到一丝熟悉的体温
犯了错也永远不会再看到他起身责备的身影
跪在他的灵前,眼泪就会不知觉地决堤而下直到被风吹干
愿外公安息并通往那无病痛的极乐世界
那里还有天使唱着他最爱听的那首老歌
大家都会好好的,梦里见


《太阳花》

June 7, 2017 | 多零●章


雨停了  太阳出来了

人们说太阳是喜欢向日葵的

或许应该说是向日葵喜欢太阳才对

太阳只是尽着它照耀大地的责任

刚好感动了快被雨水淹没的向日葵


《门,锁了吗?》

January 20, 2017 | 駒霹


以前以为, 如果遗失了人生之锁,自己画一把就行了。

现在才发现原来锁匠也需要考获文凭般的技巧,没有3D复印机,一切也毫无意义。

有时有锁了,但门还是个抽象物,就试试打开窗户吧!

门后的可能是悬崖;

窗外也许是康庄大道的起跑点。



我的日记你的回忆

January 9, 2020 | 黑鸽白鸦

January 6, 2020 | 多零●章

January 5, 2020 | 电影对白

December 28, 2019 | 华文说

December 19, 2019 | 多零●章

November 10, 2019 | 黑白图语录

November 3, 2019 | 时光路人

November 3, 2019 | 多零●章

November 3, 2019 | 多零●章